羲和

杂食动物,同人专用,吐槽小号,并不喜欢撕逼,但是莫名其妙被人骂泼脏水我也是有脾气的

【流光x无剑BG】七夕(上)

  ◆全员杀手paro,梗以及一些设定来自于动画《博多豚骨拉面团》,人物属于梦间集,ooc属于我
  ◆算是个系列文吧,由多个短篇组成,同一个世界观,有各种性向的cp,也有纯友情向,以后本系列都归档到中二tag#五剑之境杀手天团#
  ◆本篇主流光x无剑BG,是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笔一般剧情一般,纯自己割腿肉吃
      ◆想着七夕快到了本想写一个小甜饼,结果成了这样,顺便 @阿年
  ——————————————————
  七夕节的时候,无剑把流光带回了家。
  无剑的父亲并三个哥哥才知道自家女儿/小妹竟然交了男朋友了,还是剑冢隔壁的隔壁古墓派的人。
  不管父亲和三个哥哥如何反对,如何说她年纪还小不能交男朋友,无剑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等他们都说得口干舌燥,无剑最后才幽幽的说上一句:“他比我小两岁,要拐也是我拐他啊。”再说了,她都已经二十一岁了哪里还小了?
  无剑这句话一出,他们更炸了:才十九岁就知道诱拐别人女儿/妹妹,再过几年还得了?
  就差上演全武行了。
  流光不安的坐在无剑身边,不知道怎么回答,脸上虽然表情很茫然但是心里却在盘算着,这些都是杀手界出了名的前辈,不同意他和无剑在一起的话,他成功把无剑拐到古墓派去的几率是多少?现在把无剑从他们这里带走的几率又是多少?
  无剑不雅的掏掏耳朵,然后拉着流光又出了门,不管他们在后面怎么哀嚎都没有用。
  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无剑的二哥紫薇打开大门走进院子,他穿着一身黑色合体的西装,手里提着公文包,端的是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
  不过无剑很清楚,这些都是假象,她二哥这是刚刚完成了一个刺杀的任务回来。
  他们这些人,都会给自己伪装一个表面的身份。
  “家里来客人了?他们又在哀嚎什么?”紫薇问道,话刚刚出口就看见无剑和流光紧握的手,不待无剑回答瞬间就明白了。
  “二哥,我和流光出去过七夕,今晚就不回来了,家里他们交给你了。”无剑说道。
  语落就拉着流光出了门。
  小时候二哥紫薇被老爹弄丢过一次,找了几个月才找到遍体鳞伤的二哥,他们几个人的父亲对此很是愧疚,基本上二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无剑觉得自己的家人里面就他二哥最正常,虽然有时候紫薇也别扭得很。傲娇别扭可以,但是傲娇过头就不好玩了,流光那样的口是心非调戏起来最合她心意。
  两年前,无剑看见一个暗杀的任务,暗杀的对象是一个富商,这个富商好色,玩弄了很多女孩子,还在过后残忍的将她们杀害。
  发布这个任务的委托人因为自己的妹妹被富商派人强行带走后就没有回来,料想到妹妹肯定出了事,就想复仇,但是对方所能给的报酬并不高,所以任务在杀手界内部的网上挂了很多天都没有人接。
  那个富商大概也知道自己招人恨,所以请了好几个经验丰富的雇佣兵做保镖来保护自己。
  这样麻烦的事情,所能得到的报酬还不多,自然没有人去接。
  后来无剑看见这个挂了几天的任务对于这种人渣很是气愤,想接下任务的时候,网页却显示有人比她更早一秒接下了这个任务。
  好奇之下就让精通电脑的四哥木剑替她查是谁接下了这个任务,木剑是个黑客,对于这样简单的小要求自然是答应,结果一个不慎差点被对方给反黑了电脑。
  无剑因此更加好奇了。
  她四哥的能力她是知道的,能轻易破解她四哥防火墙的绝对不是普通角色,起码能力和她四哥差不多。
  为了保护委托人的隐私,杀手内部的网络在接受委托任务的时候,并不会要求填下委托人的地址等隐私,委托人也并不需要和接受任务的杀手见面。
  需要杀谁,支付报酬等,一切都在网络上联系。
  好在无剑已经知晓了要暗杀的人是谁,好奇的她就准备到时候去看看究竟是哪个人接下了这个任务。
  她开始着手收集富商的资料,越看越气愤。
  两天后,富商会去参加一个在黑市秘密举行的拍卖会,而拍卖的货品则是一群各国拐卖来的少女。
  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她混进那群人里面的话……等富商拍下人的时候,她可以取而代之,然后杀了对方。
  虽然这个任务已经有人接了,但是她还是准备去,她此时早就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只想把那个人渣给弄死。
  两天后的晚上,拍卖会如期举行,无剑甚至拜托交友甚广的二哥玄铁弄到了进去拍卖会的票。
  这一天正好是七夕,街上人流如潮,商店里面卖着各种精致的七夕小礼物,花店里面的玫瑰花几乎销售殆尽,无数的情侣穿着情侣装牵着手一起走在街头,很是甜蜜的样子。
  无剑的计划终究是没有能成功,她站在暗处看着富商的车来到了拍卖场的门口,刚刚下车,在雇佣兵的护送下正准备进去的时候,杀机已经来临。
  突然响起的枪声,一颗子弹划过夜幕,直接打进富商的头颅,一枪毙命。
  血溅了富商身边一个雇佣兵一身。
  场面一下子就失控了,无剑听见有雇佣兵用英文骂着脏话。
  不过这已经不能吸引她的注意力了,在子弹打进富商头颅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从暗处走了出来,根据自己刚才看见的子弹来的方向寻找着最佳的狙击地点。
  幸亏她眼尖,看见了一处只有五层的公寓屋顶上一闪而过的黑影。
  她立即朝那个那座公寓跑去,现在赶去说不定还可以见到对方。
  毕竟狙击枪收起来需要时间,而且并不好带走,一定会放进一个足以装下枪的盒子或者其他什么东西里面,比如装吉他琴的袋子。
  吉他琴?
  无剑站在公寓的电梯里面,想起刚刚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背着一个装吉他琴袋子的银发、身体纤瘦但长相精致的少年。
  这样一想,刚刚那个人从自己身边而过时,身上有种让无剑熟悉的味道,那是硝烟的味道。
  这些念头闪过无剑的脑海也就几秒钟,她立即阻止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然后又跑了出去。
  刚好看见背着吉他袋子的少年出了公寓的大门。
  她一路小心翼翼的跟在少年身后,少年走了一会后突然拐进了一个灯光暗淡的胡同,无剑怕自己跟丢人没有想太多就走了进去。
  身后突然响起子弹上膛的声音,紧接着无剑的后脑勺上多了一把手枪抵着她的脑袋。
  “你跟着我干什么?”少年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干净,还意外的让无剑觉得——软。
  这就是无剑和流光的初遇。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