羲和

杂食动物,同人专用,吐槽小号,并不喜欢撕逼,但是莫名其妙被人骂泼脏水我也是有脾气的

【浮柳】报恩(上)

  ◆全员杀手paro,人物属于梦间集,ooc属于我
  ◆本篇CP浮柳,私设年下,“游手好闲”富二代大少爷浮生x温柔糕点屋老板柳叶,文丑,慎入
  ◆#五剑之境杀手天团#系列文,由多个短篇组成,同一个世界观,有各种性向的cp,也有纯友情向
  ——————————————————————————————————————————————
  细雨蒙蒙,空中有些微的水雾在弥漫,虽已是初春时节,仍让人感到几分寒冷。
  柳叶打着一把淡绿色印有细碎柳叶图案的雨伞从家中发漫步十分钟的样子就走到了自己开的糕点屋。
  店长兼糕点师之一已经早早的来开了门,此刻正在后面的烘焙室做着今日主推的糕点,负责收银在这里打零工的小妹越女正在柜台清理着什么。
  门上挂着的风铃因为柳叶推门的动作响了起来,然后穿着翠色春裙的越女抬起了头,对着柳叶笑:“今天比往日来晚了半个小时。”
  她与柳叶已经相识多年,说话自是熟稔。
  “有事耽搁了,昨晚回家捡到了个麻烦。”柳叶回答,收起伞然后放在门口处的伞架上,声音依然温柔。
  伞上剩余的雨水顺着伞尖滑落,打湿了地面。
  柳叶轻蹙了一下眉,然后将伞架搬到了糕点屋的外面。
  有客人来的话,方便他们放雨伞,也不会打湿店里的地面导致客人踩滑摔倒。
  “麻烦?”越女好奇问道。
  “一只受伤的小狼狗。”柳叶像是想到什么,有些头疼的扶额。
  “哈哈……”越女笑出声。
  柳叶性子冷静温柔,外柔内刚,几乎没有什么能让他着急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麻烦能让他露出这种表情。
  这倒是让越女升起了好奇心。
  不过柳叶并没有满足越女的好奇心,他虽然是老板,但也是店里的糕点师,所以柳叶很快换了衣服进了后面的烘焙室。
  已经开始有客人来了。
  店里加上柳叶总共有四位糕点师,所以柳叶迟到并不会耽误店里制作糕点。
  负责调制咖啡的咖啡师今日突然有事来不了,柳叶便又从烘焙室出来在外面的吧台调制咖啡顺便替客人打包糕点。
  到了中午,越女和人换了班离开,柳叶在吃午饭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家里救回来的人,急急忙忙打包了一份午餐回家。
  副卧里面原本躺着睡觉养伤的人已经不见了,客厅的桌子上面压着一张纸,字迹潦草:以后有机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柳叶放下打包回来的午餐,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眉心:算了吧,我不需要大少爷你的报恩。
  昨夜柳叶回家买了一些东西,路过一个小巷子时听见巷子里面有打斗声,甚至有隐约的枪声。
  柳叶思索了一下,就悄悄的进了巷子里面,结果只看见一个二十岁出头一米八几的年轻人捂着腹部的枪伤躺在地上已经昏迷的样子。
  柳叶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于是好不容易在夜色的掩护下将人搬回了家,谁知却捡了个大麻烦。
  回到家后柳叶才发现这个年轻人自己竟然认识,哪怕他们两个人并没有讲过话。准确来说是柳叶认识对方,但是对方并不认识柳叶。
  这个年轻人,是柳叶养父的亲儿子,浮生。
  许多年前,柳叶被浮生的父亲捡了回去,那个时候浮生才一岁,后来柳叶被送到杀手的训练营开始训练,那个时候柳叶也不过才五岁。
  柳叶自十六岁出了杀手训练营至今已经十年了,越女与他是出自同一个杀手训练营的,不过现在并不在同一个公司效力。
  柳叶前段时间与养父通话还听见养父对他抱怨说自己儿子整天游手好闲,经常跟一些狐朋狗友在外面胡来,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过几天又原形毕露。
  这么多年,柳叶一直没有与浮生打过照面,浮生也知道自己父亲有个养子,但是并没有见过对方,只知道对方叫柳叶。
  柳叶并没有打算告诉浮生自己是谁,在给浮生取出腹部的子弹的时候,对方被痛得醒了过来。
  浮生一看见柳叶,以为是刚才想杀了自己的人,一句话没说,直接一拳朝柳叶打去。
  柳叶很轻松的就将浮生钳制住反压在床边:“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故意的,柳叶手上使了力,还压到了浮生腹部刚刚取出子弹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伤口。
  “救命恩人?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们的阴谋?!”普通人看见枪伤哪有不慌张报警反而将人带回家甚至替他取出来子弹,浮生忍着腹部的剧痛,回道,想从柳叶手中挣脱出来,可惜他不止受伤还有点失血过多。
  如果不是柳叶捡到他,说不定会死在那个漆黑的小巷子,等人发现尸体的时候说不定都腐烂了。
  柳叶忽然庆幸自己回家抄近路去了那边,否则浮生长到这么大突然死去,对养父养母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虽然养父与他通电话的时候总是数落浮生,但是柳叶也听得出来养父声音里对浮生这个独子的喜爱。
  “随便你怎么想好了,不想失血过多而死的话,就让我替你处理伤口。”柳叶放开了浮生。
  浮生脑子里面转了半天,然后冷哼一声:“那你快点。”管他有什么阴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不处理伤口真的会死人。
  柳叶被他这个态度忽然气笑了。
  有求于人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拿出纱布和酒精、伤药等替浮生开始处理腹部的伤口。
  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身上的肌肉倒是结实得很,柳叶直觉有什么不对,却又没有多想,只当浮生的肌肉是练来好看招小姑娘喜欢的,花架子一个。
  毕竟养父对这个儿子实在是恨铁不成钢。
  半夜的时候,浮生发起了高烧,柳叶照顾了他一夜,被折腾得不行。
  一会要喝水,一会儿又要这样那样嫌弃床太硬睡着不舒服,被子的味道不是他喜欢的。
  都发起了高烧,哪来这么多大少爷毛病。
  柳叶忍住将浮生扔出自己家的冲动。
  天快亮的时候浮生才退了烧,柳叶小憩了一会后醒来替浮生熬了补血的粥放在床头,然后出了门去店里。

评论(5)

热度(16)